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喜欢的陪酒女孩
喜欢的陪酒女孩
和莹认识是在一次请客户时认识的。 我们找了几个陪酒的女孩,都是大外的,这的陪酒女孩还是货真价实的大学生, 而且都是戴着校徽,也算带证上岗。那是在05年,我刚做了个部门的负责人, 去拜访分公司时被邀请到大连网通帮忙装下门面,搞搞客户关系,以显重视。席 间当地的售前负责人就找了几个陪酒的女孩,以活跃气氛,其实我上大学就在大 连,对大外的这种打工方式还比较熟悉的,而且那时还听说大外女孩只陪外国男 人上床,当时就比鄙视,不过鄙视规鄙视,漂亮的女孩坐在身边什么鄙视都不太 重要了。听请客的领导说,她们打工方式也不同,有的是什么都可以坐,有的是 只为外国人服务,有的只是陪酒,我们找的就只是陪酒。开始时我们是只和局方 领导互相寒暄,身边的美女都被冷落了,但喝的查不多了就开始和身边的美女聊 天,她说她大二,学德语的,我问她工作情况怎么样,她说小语种看运气,因为 用的少,学的人也少,如果正好有人需要还行,否则也比较难,我说我们公司德 国也有分公司,可以推荐她去,她显然很感兴趣,对我也显得亲密得多,后来在 桌子下面主动和我拉着手,散席后,我让司机送她回去的,司机回来后告诉我说 她把我手机号要去了。

  第二天一早就收到她问早安的短信,我回了一个,她又发 一个,一个接一个,你来我回,渊源相抱何时了啊。 这次出差时间很短,没几天就回总部了。但和莹的短信联系一直没断,不可 否认,年轻女孩的活泼和可爱确实吸引着我,所以工作再忙我都还会给她回短信,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互相的感情逐渐加深。大连的运营商还是比较挑剔的,因为 一个技术细节问题,以前承诺过,但可能是双方理解不一致,导致他们认为我们 没实现,吵着投诉,我只好再次去亲自解释,其实人都有见面之缘,别看没见到 时吵着要投诉怎么样怎么样,见面后说几句好话,他们还感觉不太好意思,解释 说是上面领导关心这个所以才很着急,双方理解后很快就风平浪静了,倒是当地 办事处经理觉得如此容易解决,怎么连技术支持人员再客户经理那么长时间都没 解决掉,把他们骂了一通。来大连前就告诉莹了,莹高兴得雀跃起来,晚上一有 空就给她打电话。在宾馆里,我给莹泡咖啡,莹从后面抱住我,脸贴在我背上, 我有些紧张,以前都是我主动得,这次被动起来还有些不适应,但在莹温柔得拥 抱下,这种不适应很快就消失了,我转身抱过她,莹主动仰起头,献上香吻,莹 苗条而发育完好的身体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抗拒,我们吻得很热烈,我用手抚 摸着莹得乳房,虽然隔着一个好像是比较软得胸罩,但依旧能感觉出她的坚挺和 饱满。从开始几一直叫我哥。她的胸罩是那种从前面解开的,我不知道,从后面 摸了半天也没摸到从哪解开,莹西西的笑了,自己身手解开了,一对酥胸跳了出 来,坚挺而饱满,我用双手握着,抚摸着,莹自己把已经解开得差不多得衣服脱 下去,接着弯腰又把裤子脱下去了,赤裸得站在我面前,微笑着,完美得身材让 我有些眩晕,她蹲下,我站着,她解开我得裤子,我得弟弟弹了出来,她抬头冲 我笑笑,接着就含着了弟弟,柔软温暖得嘴里,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她技巧很好,让我很快就有快射得感觉。我怕这样太丢人了,就告诉她我想做,她听话的爬到 床上,翘起屁股,回头看我眼神迷离的样子,我站在床边,用弟弟蹭了几下她的 BB,这时候我没仔细看她的BB,她那也湿润了,我蹭的时候她的屁股摇来摇 去配合我的挑逗,后来我们同时一个挺身一个向后用力,弟弟没费力气就插进去, 紧紧的,滑滑的,她也长长的一声“ 啊……” ,我插入到最深地方,我们仿佛都 被刚才的插入没有回味过来,都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过了一会儿,莹开始主动 的前后晃动,BB吞噬又吐出我的弟弟。我扶着她的迷人的屁股,莹的身材是那 种葫芦型的,特别漂亮,尤其是她爬在那,我从后面干他的时候,莹喜欢做的时 候闭上眼睛,仿佛享受着抽插的乐趣,我从后面扶着她的屁股,用力干下去,她 都会“ 啊” 的一声,随着我们的进展,她叫床的声音也不断变化,我做的比较狠 她就会“ 啊” 的一声,比较快的时候她的啊的声音几乎都连起来叫个不停。做完 后,我们并排躺在床上,莹说“ 哥,你应该多学些技巧” ,我问她“ 你遇到过技 巧很好的?” , “反正比你好多了” 她说,我不禁汗颜啊,欲哭无泪,想不到自 认为经历了很多女人的我竟然还被小女孩奚落技巧不好。她看我有些失神,就笑 说逗我呢。她问我“嫂子含你JB吗?”我没想到她用这个词,反问她怎么用这 个词,她说那他叫什么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就说你爱怎么叫逗行,她西西 的笑了。说“那含吗”,我当时已经和老婆结婚有四五年了,性爱不那么热烈了, 说“以前含过”,她说“有我好吗?”她拿自己和我老婆比较我不知道什么意思, 心里有点担心她有别的要求,就说老婆和我共吃苦,我们象最亲近的亲人一样了, 性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关键是能相互了解。她说,那她知道你在我床上干我时那 么激动,会理解你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莹可能是看我在和她做爱时还夸别的 女人,有些不高兴。 我知道我的不合时宜,我打算换个话题,说“和你做爱真舒服,我好长时间 没这么舒服过了”,是讨好她,也是真话,她躺在那,我侧着身体面对着她,抚 摸着她的乳房,“没想到,你的身体比你的脸蛋更迷人”,在我的一番补救下, 刚才有些尴尬的气氛逐渐消失了。我们谈论着关于性的话题,她说她很喜欢做爱 时说话,我说刚才怎么没有啊,她说不好意思,我说我喜欢听,我问她喜欢说哪 些,她说只有做爱时才能说出口。然这段开始写了,那就先写完吧。我抚摸她时, 不知不觉的摸到了她的腿间,摸到她的阴唇很薄,我想看看她的BB,当然,我 不会愚蠢到直接提出,我开始吻她,她回应我,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慢慢的 我象下亲吻她的乳房,她的乳房是那种圆圆的,很饱满,我亲吻了很长时间,用 嘴唇,牙齿刺激那个突出的一点,很快就开始膨胀起来,莹开始呻吟起来“哥, 我象要”,我知道她动情了,但我还没看到BB呢,我说我会给你的,我继续向 下亲吻,到她的大腿,开始只亲吻她的大腿内侧,那里的皮肤真的很嫩,软软的, 同时我观察她的BB,她的阴唇很小很薄,BB虽然刚被我狠狠的干过不久,但 完全没有张开,而是那种细细的一条缝。很多女人的BB和批眼附近都是有些嘿 嘿的,但莹不是,那反而更嫩了,可能是因为刚做过,那有些粉红的样子,不过 更加可爱,我说“你BB真好看”,她说“哥喜欢吗”,我说喜欢,她这时往床 头靠了靠,半靠半躺着,可以看见我的动作,她抚摸我的头,但我分明感到她有 意把我的头压向她的BB,我在她的BB周围亲吻了一圈后,最后落到她的BB 上。 的阴唇非常软,含在嘴里很舒服,她有些动情,“哥,好坏啊”,我没回答 她,继续品尝着青春的BB,她的BB虽然是一个缝隙,但在我的品味下,已经 湿润得很,我不光说外面被我口水弄湿的,还有里面。她一直在抚摸我的头发, 我也偶尔伸出手安慰一下她失宠的乳房。我用舌头轻易的开启了她紧闭的BB, 那里湿润,滑滑的,我用舌头从缝隙的一端舔到另一段,一气呵成,她在我舔的 每一下,都仿佛抽搐一下,紧抱着我的头,我问她舒服吗?她说“舒服,舒服, 仿佛等不及似的,希望我能继续给她甜食。美女的愿望不能被忽视,我低下头, 继续含住她的阴唇,用舌头开启她的BB,我的每下甜食,都比前一次更深,舔 了几下后,我的舌头接触到了她的阴蒂,莹给我的最大感觉是整个BB都那么柔 软,让人很舒服,也许天生就是给男人干的。 我用牙齿轻轻咬她的阴蒂,她不住的”啊,……啊“,”哥你好坏……,啊“, 玩了有半个小时,她的腿都有些软了的样子,任我摆弄,BB里也流出大量的淫……水,和我的口水混在一起,顺着屁股,大腿流到了床单上,她说那有水流过 好痒,我以为是说BB,我轻轻咬了几下她的阴唇,说还痒吗?她说不是那,我 才知道她说的是批眼,我用手指轻轻按了下,她身体扭了一下,我问她有人进入 过这吗?她立即反对,说坚决不行,不过倒是以前经常被亲,我倒是没有兴趣, 她也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她说”哥,你真好“,我说怎么好了?她说就是好。 她说‘哥,我给你服务吧,”我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当然愿意了。 我坐在床上,她爬在我腿间,不时用手捋一下她垂下的长发,她把我得莹莹 含入嘴里,用舌头在里面爱抚,过了一会儿,她问我,哥,你嫌我那脏啊,我说 不是啊,她说哦,哥那你躺着啊,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说这个,就听她的话躺下来, 她亲吻我JJ,一直向下,后来我觉得她慢慢亲吻到了我的肛门那,我我不禁收 缩了一下,她笑了,我感觉到莹太开放了,几乎是百无禁忌啊,不过这样的女人 只要是和你做,估计你就一定不会反感。她问我,“嫂子给你这么做吗”,我说 没有过,我问她,给别人做过吗?她说没有做过,都是别人亲她,我不太相信。 我的同时,她跪着的,翘着屁股,我手伸到她后面,用手指抚摸她的BB, 她后来停止亲吻我,站起来,骑到我身上,用手伸到自己的腿后,扶着我的莹莹, 坐下去,我连忙说,强奸了!她^_^ 的笑,说看本小姐厉害,我被她的一通折腾, 本来就有些想射了,她一起一落,丰满的乳房在我面前诱惑着我,下面紧紧的小 B套弄着我的敏感地带,我知道按她的批率,我很快就会交的,我马上翻身把她 压在下面,她说,你也要强奸了!我说给你厉害看看,我稳定了下情绪,用力插 入到她的BB里,然后停一下,慢慢拔出来,这样来减慢频率。 莹的叫声越来越动听,但到后来就好象只在嗓子里,没有出来声音的那种感 觉,我估计差不多了,经过一阵冲刺,莹高潮了,我也射了。我爬在她身上好久, 直到莹莹软下来,滑出了她的身体。我们都不愿离开对方,彼此享受着高潮过后 的余温,忽然她急问,几点了?我在她身上,稍微挪了一下身体,在床头柜上的 手表看有10点的样子,她急忙说,完了,完了,快,说着赶紧起来找衣服。 我本以为他今天会留到我这,看样子是还有问题事情。我也跟着她找衣服, 边穿边问她怎么回事,她一直说,完了,惨了。到电梯时,她说是她父母每天1 0点多都查岗,往宿舍打电话,他们也听说大外的校风不好,所以对这个宝贝女 儿也很担心,以至于每天电话查岗。我给她出主意,回宿舍给她爸爸妈妈打电话, 说是刚才在洗衣服呢,他爸爸妈妈看电话号码是他们宿舍的,一定就放心了。她 会心的笑了, “果然是高级人才,撒谎都这么快” ,她还忘不了取笑我。我说我 都是给别人出主意这么好,自己的事情就从来不会。她西西的笑,搂着我的胳膊。 说实在的,这个时候我有种错觉,觉得自己回到了大学时代,回到了20左右的 年纪,身边的女孩对我的感染,仿佛一个特效的返老还童药物,让我暂时忘记了 自己的身份和所处年代。 本来想开车送她回去了,但没想到会有车,也就没从司机那要钥匙,现在晚 了,让人知道我的这些不太光荣的事迹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我打车送她到学校, 看见学校的铁大门已经锁上了,我还替她着急,她说没事,大门空隙很大,可以 钻过去,这个大门好象不是他们学校的正门。她指给我看,说没看见那些姑娘们 都和情郎亲热呢吗,确实在大门外有很多女孩和人搂在一起亲人,一排看起来也 巍巍壮观,心里想,大学都成了什么样子了,但想到刚才她们还在我的下面亲吻 我的莹莹哦,记忆好象有点偏差,好象不是学校大门,是宿舍大门吗?也记不清 了,但对于有一个大门是记忆非常深刻,因为在那遇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下车 后,C到大门前,我觉得那个空隙是不大的,应该钻不过去,所以抱着猎奇的心 态,我看她钻。她侧着身体,用力挤,就听到咣党一声,她人就安然过去了。整 个情景非常有戏剧性,我看得不禁笑出来,她也西西笑了。到了学校,她因为有 刚才我给她出的主意,也不太着急了,隔着栏杆,她我们亲吻。我问她还回去吗? 我的意思是回宾馆,她说你说呢?想我回去吗?我诚恳的点头。她也点头。她刚 要回去,却发现旁边有位女孩可能是身材不那么苗条,竟然卡住了,她的朋友还 在里面拽她,她都快哭的声音说,前几天还可以钻过去呢,难道又胖了?就这样, 我们门旁边的几个人都替她着急还为她出主意,后来那个女孩衣服都脱了,就剩胸罩了,才勉强钻过去。我和莹回宾馆还为这事一直在笑。莹说给她爸爸妈妈打 电话时她们还在着急呢,打过去一说就没事了,我说真对不起她父母,宝贝女儿 被我干的那么狠,她西西笑说,“我愿意的”。其实别人管的再严格都没有用, 关键还是看自己,象莹这样,她父母一定觉得她乖巧纯洁得不得了,但还不是被 不知道几个男人干了,连嘴巴里都含过别人得JB,要是她父母看见她在床上被 我插入到她的能说会道的小嘴,不知道气成什么样子,但我一想到这个就莫名兴 奋。

  莹的身材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我,我们会宾馆后不免有是大战。这次有了前 两次的经历,我们都放的更开了,我们尝试了好多姿势,后来就不只是为了满 足性欲了,而是为了玩乐。我们也相互介绍自己的经历,我告诉她我和C和其他 一些人的事,她告诉我她和男朋友的恩怨,和男朋友妈妈的不合,晕菜,还没毕 业就和未来婆婆不合。我问她有在做兼职时被人上过吗?她说做兼职其实真的是 难免的,她朋友和她一起做兼职的其实都不是卖身的,但无一例外都被客人干过。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有时候被灌醉了,被人买了都不知道,别说干了,我说那挺 危险的,为什么要做呢。她说也无所谓,毕竟不是第一次,被人多干一次也吃不 了太大亏,而且他们陪的都是高素质的,不至于太恶心。高素质还能趁人酒醉而 行不轨,我不禁为这个傻姑娘担心。 其实莹虽然性生活不太检点,但还是个好女孩,我向来不唯性论女子好坏, 毕竟人的个体不同,个人的生理需求也不近相同,在20左右性欲高涨的时候, 犯错误是难免的,不为了钱财,不为了利益而交换身体,都不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有些女孩是很纯洁,很检点,但很多为了钱而结婚,为了房子而结婚,我不敢说 就一定比莹纯洁到哪去。但也不是说他们不好,毕竟人的需求不同,多元化的社 会,需要我们有足够的肚量去容忍一些自己认为是错误或者不好的事情,这样社 会才能进步,但做这些或者其他事情前,还是有个标准的,我觉得最基本的准则 是一不能伤害别人的利益,做事情要考虑别人的感受,二是不能牺牲尊严,人或 者就是尊严最重要,没有这个,一切都没有意义。当然我也做的不地道的地方, 比如和有妇之夫做爱,就不好,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学我,要找就找那些没有老公 的。其实和C和后来的几个有老公的少妇,我心里还是对她们和他们的老公心存 愧疚的,不知道她们对她们的老公有什么样的感受,我希望她们的感觉比我更强 烈。我也希望她们的老公能原谅她们,她们没有有意做伤害别人的事情。

  【完】